!!!!!!

【黑真】想模仿一次暗芝居的风格

如题~

旁白:这是关于一对去朋友(敌人)家拜访的情侣的故事。

小黑:“骨头酸痛超合不来的,mahimahi真爱做这种麻烦事。”

真昼:“和兄弟好好相处也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是小黑太懒了。”

小黑:“椿吗?超合不来的,一点都不想这么做。”

真昼:“但是是椿特地邀请小黑你的,simple地说一定有什么重要的事。”

小黑:“真没办法,那就由真昼去吧。”

真昼(拉回来):“话说有距离限定的事小黑不会忘记吧。”

小黑:“真合不来~”

便利店

椿:“超松软的蛋糕,哼哼哼~”

贝鲁琪亚:“客人的话要做好准备,主动出击,耶!”

樱哉:“客人什么的该不会只是椿先生你想吃吧。”

贝鲁琪亚:“樱哉,你不要这么无趣嘛。”

椿:“嗯哼哼,樱哉也加入吧,不过樱哉肯定会的哦,因为…”

贝鲁琪亚:“客人是那个你一直心心念念的…城田真昼哦!”

樱哉:“啊!?真昼…”

房门外

真昼:“总算到了。”

小黑(搭在真昼身上):“累死了合不来,运动量超过了。”

真昼:“喂,小黑,不要靠在我身上,很重!”

小黑:“啊,不行,全身酸痛。”

回家的路上

樱哉(着急):“椿先生,走快一点。”

贝鲁琪亚:“哇哦,樱哉一下子就有兴致了,真不愧是椿Q!”

椿:“嗯哼哼,啊!”

贝鲁琪亚:“怎么了,椿Q?”

椿:“没什么,想起一件好玩的事,啊哈哈,啊哈哈,啊哈哈哈!”

樱哉:“感觉更不好了,要快点回去才行,真昼。”

房门外

真昼:“奇怪,椿还没回来吗?”

小黑:“嘛,肯定是被耍了吧,mahimahi的话也不是没有可能。”

真昼:“什么?好歹樱哉也在,才不会被耍啦!”

小黑(脸色不好):“哈,这种时候干嘛提起那个跟踪狂的名字。”

真昼:“才不是跟踪狂吧,话说小黑你的语气变得很凶。”

小黑(抓住真昼的手):“嗯。”

咔咔咔…

真昼(手颤抖):“嗯,什么声音?”

小黑(抓紧真昼的手):“真是合不来,这种时候的话回家最好了。”

真昼(惊恐):“窗…窗口好像有什么”

小黑:“哈?幻觉吧,快点回去比较好。”

另一边

樱哉:“椿先生,我怎么感觉你走得比以往慢,你不会真要对真昼做什么?”

椿:“讨厌啦,才没有这回事,话说只要一扯到真昼就感觉真昼比我优先呢。”

贝鲁琪亚:“嘛嘛,樱哉是城田真昼的偷窥狂嘛。”

椿(远远看到房前人影):“嗯?想到好玩的事了,有办法了,呐,家里没有喝的了呢。”

樱哉:“家附近有小商铺。”

贝鲁琪亚:“唉,那里可没有超高级的百分百果汁。”

椿:“时间好像也够哦,没关系没关系。”

贝鲁琪亚:“胜券在握,耶,小商铺出发。”

房门外

真昼(脸色苍白):“窗口是有人吗?”

小黑(扶住真昼的腰):“这种时候就装作看不见。”

真昼:“我…我记得椿先生讲过家里除了樱哉他们三人以外就没有人了。”

小黑:“真昼你该不会想掺合吧,超合不来的回家吧。”

真昼:“可是万一是小偷可就不好了。”

小黑:“我觉得小偷进他们家的话很大可能会被吓死。”

真昼(伸手):“小黑,总之我们要把小偷赶出去”

小黑(咬住):“唔合不呐,你嫩为扫帚呢以赶走他们呢?”

真昼:“吃着东西不要讲话啦,总之不试试看的话怎么知道,哟西,我要开窗了。”

上楼梯

椿:“终于买到了呢~”

樱哉(焦急):“那就快点上去比较好,椿先生。”

        
        被开启的窗台,黑色毛发裹着血液流动出来,滴滴答答充满走廊地面小黑和真昼抬起头来,一颗人头浮在空中,牙齿咔咔咔咔地作响…

真昼:“啊……”

旁白:“结束。”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