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黑真】我的真昼(中)

        “哈?”玩着游戏的手停顿了一下,一副“你在说什么”的疑惑样子看着御园,

        “果然是这样呢,尼桑完全没想到。”  小黑的停顿让lawless在游戏上掰回了一局,得意的用手指“哒啦”地打着游戏机手柄,lawless跟着回应道。

        不爽地看向得意洋洋的lawless,倒不是因被lawless赢了一局游戏,而是因为lawless的话。

        没有想到吗? 虽然自己的确没有想到,但是被提出来还是有点不舒服。

         放下手中的游戏机,将视线转向在厨房忙碌着的真昼,对于真昼,自己的确没有那种切实的危机感,至少现在没有,但是如果……想到这,小黑抓着游戏机把柄的的手下意识握紧,眼色阴沉了些。

        由于过于专注游戏,lawless并没有注意到小黑的变化,大声地提醒着停顿的小黑。

         在lawless多次叫喊下,小黑终于回过神,手随性地“哒啦”几下回应,但是本人却因为刚才的假设心不在焉。

        另一边,积极在厨房准备的真昼,正熟练地将调料加入锅里,站在边上操着勺子,真昼顺着滚烫的汤水细细搅拌着。

        等料散开后,接下来就是试味了,真昼舀起一小勺汤装进小碟子里,端起小盘子,真昼下意识地想叫出小黑的名字,“小”字刚出口,真昼便想起小黑此时正在客厅与lawless打游戏,便硬生生住了口。

        自己为什么会那么习惯性地叫小黑来呢?

        就在真昼纳闷着的时候,一阵脚步声传来,转过头
一看是利希特。

         “啊,利希特先生,有什么事吗?”被突然出现的利希特吓了一跳,真昼慌慌张张地说道。

          “汤的味道很香。”短短的一句话不仅暴露了利希特的吃货本质,更暗示了一件事,利希特可以帮忙试吃。

        可是……真昼犹豫了,就连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犹豫什么,难道是……

        想起刚刚的纳闷,真昼好像明白了什么,又好像什么都没明白,自己好像变得非小黑不可了,这样的发展让真昼觉得有些不可思议,自己居然也有了想要只属于自己的感觉。

        这个感觉不知道已经被真昼封印了多久,大概从妈妈去世后叔叔领养自己的那一刻就开始,因为想要不那么任性,想要更懂事,所以simple地把它封印了。

         可是现在这种感觉却像溢出的水一样收不住,而这感觉的对象无疑是小黑。

         绕过利希特,看向客厅的小黑,此时他正和lawless玩游戏玩得正高兴,当然,这是在真昼看来,此时他并不知道小黑也在困扰着,甚至在生气着,而这把无名火源于自己那莫名其妙的遐想,因为大家那合不来的七嘴八舌而产生的遐想。

         “这个要试吃吗?”看见真昼偏向客厅呆滞的视线,利希特开口道。

         “啊……嗯! ”利希特的声音把真昼看向小黑的视线拉了回来,同时发现自己竟一直在看着小黑而为此感到害羞。

         “我也可以帮忙的,试吃。”单纯的利希特自然没有在意真昼的脸红,此时他正看着汤眼神发亮,目标十分明确。

         “那个……可以啦。”看到利希特希翼的目光,真昼也不好意思拒绝,而且自己也不好意思那么矫情,非小黑不可什么的努力一下还是可以收住的,simple地说就是忍耐。

        并不是出于会成为小黑负担的理由,因为小黑曾别扭地表示过这样会很开心,让真昼脸红心跳。而是因为时机问题,现在正在和重要的大家呆在一起,所以不想让气氛变得很奇怪,这是此刻真昼内心的想法,而且小黑也不想的吧,毕竟是重要的兄弟。
        
        于是利希特低下头,就着真昼手里的小盘子品尝着。

        看着利希特试吃的样子,真昼不禁想起平常小黑试吃时总是从后面用手臂环住自己的腰,胸膛紧贴自己后背,让他脸红得不敢回头,头略过自己肩膀,“啊~”地张开嘴,懒懒地等着自己投食的样子,那种感觉很温馨,幸福。

         这样想着,真昼笑了出来,此刻他也许没发现他现在的笑容是多么温柔,加之刚才他那犹如新婚妻子一般的感言,这一幕真是再合适不过了。

        但这一幕又是那么的不合适,在小黑路过的时候,加之刚才的遐想,这一幕对于小黑来说真是要多刺眼有多刺眼。

评论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