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黑真】新年愿望

        新年伊始,天气冷得令人瑟瑟发抖,即使如此街上还是人群涌动,而这个人群的目标自然是神社,排着长长的队伍,看着嘴里呼出的白气发呆,等待着轮到自己投下香油钱,摇响风铃,双手合十,闭上眼睛,许下今年的愿望。

          “这就是传说中日本的新年参拜吗?”

          “这种的超合不来~”

        随着两声截然不同的感想发表后,真昼一行人的新年参拜开始了。

        首先是漫长的等待,看着前方的人群一点点缓慢蠕动着,感受着自己的耐心与此成反比急速消失殆尽。

          “所以说为什么会有这种合不来的活动~”

          “小黑你从刚才一直抱怨到现在也还真是厉害。”

          “利希特酱你绝对会先没有耐心的。”

          “哼,下战书吗,天使与神社可是最心意相通的。”

          “哦哦,那么决一胜负吧,超cool的天使酱。”

          “那么就如你所愿。”

           “利希特先生和lawless桑! 决一胜负是什么鬼,感觉超危险的你们真的不会乱来吗。”

            “真没办法呢,我也勉为其难地参加好了。”

            “御园你也别更着闹。”

            “放心吧真昼妈妈桑,我会看好御园的哦~”

            “是吗那真是太……等一下,Lily,真昼妈妈桑是什么鬼! ”

         ……

             “唉,看来要好好参拜什么的还真是难。”

             “所以说这种超合不来。”

           “小黑你是打算从头抱怨到尾吗。”

        在漫长的等待中,一行人已经闹得不可开交,其中以lawless和利希特的主力势力先进攻,再加上御园和小黑的辅助攻击,最后造成了无可挽救的局面(什么鬼)最后收拾烂摊子的是真昼妈妈桑。

        在真昼漫长(而心累)的等待中,终于轮到他们许愿了。

       随着香油钱丢下发出的“叮铃”声响,拉住绳子摇响风铃,双手合十,期间真昼睁开一只眼睛偷偷瞄向小黑,却与小黑刚好对上视线。

       大概是不大习惯做这些,小黑半睁着眼睛偷看着真昼的动作,笨拙地模仿着,却不想自己居然……

        想到这,真昼不禁脸红了起来,心中许愿的声音也随着心跳的起伏颤抖起来。

        许了愿后,互相道别后便各自回家。

        回家的路上,真昼一直很心烦,这一切源于许完愿后的一个 小插曲 。

          “终于许完愿了,许愿什么的真是辛苦。”

          “腰酸背痛的合不来~”

          “你们以为最后擦屁股和道歉的人是谁。”

          “哦,真昼妈妈桑生气了,尼桑糟了呢。

          “合不来~”

          “嘛嘛,真昼妈妈桑消消气啦。”看着三个人疑似一家三口般的吵闹,Lily温柔地劝阻道,当然用了被真昼吐嘈了很多遍的称呼。

          “说起来尼桑许了什么愿? ”

          “这个嘛……”

          “说了会不灵的。”还没说完,真昼就捂住了小黑的嘴说道。

        对,就是这个动作,之后真昼便被小黑当着大家的面抱着腰调侃,而这句调侃正是令真昼感到心烦的原因。

         抱着真昼的腰,小黑缓缓开口道:

         “但是这个愿望没有真昼的话也不行呢,不说出来的话超合不来,不过会不灵的话那就没办法了呢。”

         是的,最后真昼还脸红地躲开了,嘴里说着在大家面前什么的,虽然看向大家时大家都一副我什么也没看到,你们继续的样子。

        当时虽然小黑的动作令人在意,可更令真昼在意的是小黑的那句调侃。

        和自己有关的愿望,会是什么呢?回来的路上,真昼一直思考着这个问题,其实真正在意的不是愿望内容,而是和自己有关什么的,也有想过会不会是想要新的游戏或拉面和薯片什么的,但这种的话平时小黑都会好好说出来,所以不怎么可能,而且问小黑的话,依照小黑的傲惰性格,绝对会被这个看似不可能的借口堵回去,这样想着,真昼看向旁边的小黑。

        此时的小黑似乎也察觉到了真昼的注视,但他并没有说什么,只是不动声色地牵起了真昼的手。

        被小黑修长的手指紧紧包裹,看向小黑眼中莫名神情,真昼心中的疑惑更加大。

         就这样,怀着不同的心思,两个人走回了家。

        回到了家里,小黑照旧窝到沙发休息,本打算放好洗澡水让小黑先去洗澡的真昼却因为心中的疑惑更改了计划,将脚步转向了客厅。

        走向沙发,此时小黑正在打游戏,修长的手指扭动着手柄,猫耳的帽子随着晃动,看起来心情很愉快。

        停下脚步,真昼伫立在沙发旁,却不知该怎么做。

         虽然知道问了的话有极大的可能会被小黑用那个不可能的借口回应,但此时真昼能想到的只有这个办法,所以说simple地问了吗?这样想着,真昼问出了口。

         于是如他料想的那样,小黑真的那么回答了。

         等一下,如果是真的话呢,想了一下,真昼忍不住脱口吐嘈道:

         “小黑你这个愿望也太随便了吧,这个可是一年一次的,话说这个的话就算你不说我也会……”

        还没说完,便被小黑紧紧抱住,感受着小黑的下巴搁在自己的头上,自己整个握住小黑怀里。

             “嗯,愿望什么的是不确定性的很合不来。”上方传来小黑的声音。

         小黑在不安,这是真昼听到小黑的话后唯一反应,所以要逃避吗?不确定性的愿望,小黑这个笨蛋,不能这样,越是这个时候越要好好面对,这样想着,真昼挣脱小黑的怀抱,双手捧着小黑的脸说道:

             “愿望不就是这种不确定性的东西吗,虽然不确定,但是许下了一定会很高兴,小黑要逃避吗?那样的心情,还没有体会到就……”

             “真昼……”

             “我希望小黑能够体会到这样的心情,在小黑所要经过的漫长岁月里,作为小黑的恋人,我自私地希望能够让小黑因为我而体会到各种各样的感情。”这么一腔热血地发表了演说后,真昼看到小黑缓缓低下头。

             “不能实现的也可以吗?”小黑说话的声音低到听不见。

             “嗯。”心中大概了然了小黑的想法,真昼依然自信地回应道。

              “那一直……”

              还没说完便被真昼捂住了嘴。

              “会不灵啦。”这么说道。

              说完以后,两个人都沉默了。

             “感觉好像不是很愉快,难受得合不来。”半响过后,小黑打破了沉默。

             “未来可是不能确定的,如果真到了那时候小黑那样做的话我会愿意。”

              “真昼……”

              “所以不是不可能实现的。”真昼微笑着看向小黑。

             “这种的超合不来。”看着真昼发亮的棕色眼眸,和嘴角上翘的温柔弧度,小黑那么回应道,心中的黑猫已暴露内心的喜悦。

         再次抱紧真昼,感受着真昼的手搂上脖子的力度。

              “所以今年也请多指教啦,小黑! ”

              “嗯。”

              

        
新年快到了~
关于新年的一个小脑洞
感觉有种甜虐甜的感觉
以及最后真昼的“我愿意”感觉好像结婚(ಡωಡ) ,喜欢黑真真的超幸福(*/∇\*)

最后,提前祝大家新年快乐~黑真新年快乐~

              

             

             

             

            

        

         

         

            

       

评论(8)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