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黑真】旅行(一)

本文素材:

        悉尼位于澳大利亚东南海岸,这里气候宜人、环境优美、风光漪妮、景色秀丽,夏不酷暑、冬不寒冷,日照充足,雨量丰沛。
        悉尼港,又称杰克逊港,东临太平洋,西面20公里为巴拉玛特河,南北两面是悉尼最繁华的中心地带。悉尼港的环形码头,是渡船和游船的离岸中心地,人们可以选择各种档次和航程的渡船、游船,来欣赏悉尼这一世界最大自然海港的美丽景色。当然这里也成为最繁华的游客集散中心点。  

想要写澳大利亚的悉尼~希望不要写崩~
接下来正文走起~( ̄▽ ̄~)~

     

        “真昼,真的没关系吗?”

        “嗯。”

        “那么出发吧!”

        想起关于真昼休学的事,就好像是昨天才发生的一样。

         “……请问是真昼的家长吗?真昼他……”一通急促的电话过后,他赶忙丢下手中的工作赶往真昼的学校。

        “真昼他突然被一团黑色的东西包裹了起来,而且表情还很痛苦的样子。”

        “然后一颗子弹突然射了进来黑色就消失了。”

        这是据真昼要好的朋友龙征和虎雪的现场描述。

        抱着昏迷的真昼,他做出了一个决定,虽然他不知道这个决定对不对,但他好歹是这孩子的叔父,总得做点什么。

        “我们到了呢,叔叔。”

        下了飞机,他们就到了澳大利亚的悉尼,这里是旅行的开始,也是一切的开始。

        悉尼是个很舒服的地方,这是真昼走出机场后唯一的感受,虽然他们来这里的时候是夏天,但却不过于炎热,处在刚刚好的度上,这让真昼想起了很适合晒衣服的太阳天,虽然是很主夫系的想法,但是这里真的让真昼感觉很舒服。

         “真昼很喜欢这里吗?”看见真昼嘴角上扬,笑得一脸愉悦地样子,叔叔说道。

         “这里给人的感觉很舒服呢,很奇怪呢,明明是第一次来。”察觉到叔叔的视线,真昼不好意思地笑了。

          “是……是吗,那就忘掉烦恼,好好享受吧,真昼。”停顿了一下,他还是那么说了,温柔地抚摸着真昼的头说出了这句话,这一刻,他觉得他更要坚定他的决定,现在还不是时候,这孩子需要休息一下,毕竟经历了那么多。

        他一向都是这样,喜欢简单地做决定,因为总觉得如果现在不做的话,之后肯定会后悔,所以与其这样还不如一股脑做了,就连决定收养真昼那时也一样,“那就只有我了吧,好歹我也是这孩子的叔父。”就那么丢下这句话收养了真昼,或许因为是在他的鼓励和影响下,真昼也渐渐地养成了这样的性格,总是简单地做着决定,揽下一堆的事务,看到真昼努力处理的样子他也感觉很欣慰,但年轻人就是年轻人,正处于爱拼命的年纪,真昼也不免因为太过于拼命而倒下,他认为作为这孩子的叔父,有必要提醒一下这孩子适当放松的必要性。

        他们暂住的地方是临近悉尼港的一个小旅馆,得益于悉尼人民对服务行业的热情,房间里的基础设施都很完备,接待的人也相当友好。

        “叔叔傍晚的时候才会回来,真昼就先自己去逛一会吧,但是不要走太远了哦。”放下行李,叔叔向真昼嘱咐完后就奔向了工作。

        答应了叔叔后,真昼就开始整理行李,多亏家务全能这项技能,大大小小的行李很快被真昼整理好了。

        整理好行李后,时间还早得很,真昼就盘算着出去逛一会,其实在走出机场那一刻,真昼就很想这么做了,秀丽的海景,和煦的阳光,一切都吸引着他,但是他觉得他不能那么任性,毕竟跟着叔叔来就不知道给他造成了多大的麻烦,独立的性格使他害怕给别人带来麻烦,尤其是自己最亲密的家人。

         走到旅馆的窗口,扶着窗台看向窗外,这间旅馆
虽小,但却临近悉尼港,临近大海,站在窗口就可以欣赏到远处的海景,在阳光的照射下反射出银色光亮的沙滩,时而涌动上岸的雪白浪花,以及远处繁华的游船,一切都使真昼跃跃欲试。
  
        走在悉尼港南面的街道上,真昼深深地感到了悉尼的繁荣,大街小巷上,来自世界各地的形形色色的游客行走在这里。

         当地的人也是十分热情的,途经一家咖啡屋,坐在门口歇息地老奶奶就一脸慈笑地向他问好,悉尼的官方语言是英语,大多数当地人都会说英语,所以真昼还是听得懂的,礼貌地回应了后,真昼心情愉快地继续走着。

        现在虽然时值正午,但是得益于当地良好的气候环境,太阳光照强度和早上来的时候相比变化并没有太大,依旧如此的舒服,路上的人们穿着也因此十分单薄。走在大街上,看着一栋栋带着悉尼特色的楼房,深吸一口气,似乎还可以嗅到海边城市特有的咸湿的水汽。

        突然,一个慵懒的身影闯入真昼的视线,微驮着背,打着哈欠,他脚步散漫地行走着。

        在明媚的太阳天,穿着一身蓝色的带帽大衣让他在人群中很显眼,脚上也穿着不符合这个时代的长靴,随着他行走“嗒嗒”地敲打着地面,仔细一听,还可以隐约听到一点细微的铃铛声,与靴子的踩踏声交织在一起,更加引起了真昼的好奇。

        在好奇心的驱使下,真昼的脚步忍不住跟随着他,穿过一条又一条的街,等到反应过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在做跟踪这样不道德的事情,但是做都做了,而且也很好奇,simple地说,就继续跟下去吧,本着这样简单的原则,真昼并没有停止跟随的步伐。

         而另一边慵懒身影的主人也察觉到了真昼蹩脚的跟踪技术。

        “合不来啊。”低声呢喃着,他加快了行走步伐,颈脖处的铃铛也晃动得更加急促。

        他加快的脚步自然引起了真昼的注意,脚步加快了,是有什么急事吗?但是迟钝如真昼,他完全没有意识到前方身影的察觉,单纯地加快了脚步。

        随着身影的加速奔跑着,气喘吁吁地跟着到了一处拐角后,那个蓝色的身影不见了,着急地转过身,周围也没有什么人经过,到底到哪去了?真昼开始慌张。

         突然,后方传来一阵脚步声,伴随着枪械摆动摇晃的声音,脚步一步步紧逼。

         偏僻的拐角处,奇怪的脚步声,真昼开始变得不安,是刚刚被他跟踪的人吗?但直觉告诉他不是,和刚刚慵懒的脚步声不一样,这个脚步声一步步正正经经地走着,那么,到底是谁呢?

        听着脚步声的接近,心跳加速,不敢转身,真昼紧张地等待着。

         “哒哒……哒” 脚步声突然停止。

          迫不得已,真昼打算转过身。

          “还是不要再接近sleep ash兄长比较好,城田真昼。”正打算转过身,那个脚步声的主人却先发话了。

         “哈?sleep ash?”不仅说了莫名其妙的话,还知道自己的名字,自己第一次来这里,不可能有认识的人,这令真昼感到很奇怪。

         “那个……”真昼急忙转过身,但是那个人已经不在了,唯有地面浅浅的脚印显示他来过的痕迹。

         另一边,在隔着这条街的角落处,一个金发的男人与一只黑猫面面相觑。

         “刚刚好险呢。”看着猫咪胸前的铃铛,金发男子开口道。

         “莫名其妙跟着的小鬼真是合不来。”

         “啊啦,果然已经……也是呢,毕竟已经发生了那件事,嘛,那么就不要再愚蠢地自找麻烦了。”

         “虽然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但是那么合不来的是我才不会做。”

         “谁知道呢。”抬起头,看着远处搭档归来的身影,金发男子开口道。

       
          

      

        

           

        

        

评论(1)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