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黑真】关于黑真的一些小脑洞(一)(下)

       “啊咧?这不是怠惰的尼桑吗?”

       “真的唉,是怠惰的Sleep Ash唉~”

       听到这段熟悉的双管簧一般自带bgm的对话,小黑抬头一看果然是椿和他的下位吸血鬼贝鲁琪雅。
       “合不来啊,在这里看到你们。”

       “别这样说嘛,尼桑说点什么有趣的事吧,啊哈哈,啊哈哈哈,啊哈哈哈哈,真是无聊。”发出了熟悉的三段笑,椿这么说着。

        “合不来啊,我现在家里可是遇到了超合不来的事。”因为担心真昼,所以小黑并没有多回应什么,着急地走到了买电池的地方。

        但这两个闹腾的人并没有就此罢休,悄悄商量着什么,然后先小黑一步离开了超市。

        而另一边,独自在黑暗的家里等待小黑回来的真昼心里面其实还是有点害怕的,虽然刚刚跟小黑那么说了,但一个人什么的果然还是有点合不来啊,这样想着,真昼摸索着跌跌撞撞地走向窗台,想借助月光的照明让自己安心一点,但月光相比日光还是很暗淡的,对于普通人来说还勉勉强强,对真昼来说就没有什么作用了。

        站在窗边真昼看向窗外,由于夜盲症的缘故,所以此刻晚上的天空在他看来十分的灰暗,月光也更加朦胧,以至于月亮的光线打在他身上他也没有注意到。

        突然,真昼听到到屋顶上传来一些轻微声响,由于周围太过于黑暗,所以真昼此刻的听觉很敏感,刚刚的细微声响此刻就在真昼内心无限放大,回荡,让他不禁有些紧张。

        难道是有老鼠吗?不对啊,平常我就有在好好打扫了,所以难道是……不对不对,不可能吧,真是的,我在乱想什么,话说小黑怎么还不回来,这样想着,真昼频频望向窗外。

         屋顶上的真的是老鼠吗?不不不,仔细一看,你会发现屋顶上有两个人的身影,一个穿着和服和一双高得过分的木屐,而另一个留着一头显眼的粉色头发,没错,这就是刚刚那两个闹腾的人椿和贝鲁琪雅。
        “小声点啦,贝鲁琪雅。”
        “抱歉抱歉,话说我们什么时候才实行计划。”毫无诚意地道着歉,贝鲁琪雅说道,因为刚刚看到真昼害怕的表情,所以尾音还带上了一点兴奋。
         “不要急嘛,等下我数十秒,然后贝鲁琪雅就先登场,等十秒过后贝鲁琪雅再给我打信号。”
         “好的,我知道了啦,快点开始吧~”

         “好的,那么十、九、八……”轻轻地数着,突然,一阵大风忽然吹过来,把真昼晒床单吹得飘了起来,床单就那么吹向屋顶,“啪”的一声打到椿的头上。
        “啊咧?什么鬼东西套在我头上?”椿边说边动静很大地摇晃着双手,整个身体很不平衡。
        “啊哈哈哈哈,椿你现在的样子超搞笑的”贝鲁琪雅也忍不住笑起来。

        真昼也听到了这很大的动静,顿时心脏开始急促地跳起来,刚刚的是什么?木屐的声音和人的笑声?可是怎么会有人……不会是……想着想着,真昼心中的不安更加扩大,手颤抖地扶着窗边,脚不敢挪开半步。
        而这时,还发生了一件更加诡异的事,一坨白色的东西从窗前,真昼的眼前落下,啪的一声摔在地上,然后还慢慢蠕动起来,轻轻念叨着可恶,好痛,边缓缓向真昼的方向走去,没错,这就是因为不平衡而从屋顶上摔下来的椿。

        但此刻真昼并不知道这件事,所以刚刚给了真昼很大的视觉冲击,白色的?什么?还在说话?这样想着,真昼颤抖着伸出手指指向那坨白色的物体(椿)问道:“你……你是……什么东西?”说话的声音因为害怕而颤抖起来。

        “啊啦拉,椿摔下去了呢,不过现在怠惰的eve超怕的好有趣,好的,决定了,就不去救椿了。”而此刻屋顶上的贝鲁琪雅也因为有趣而丢下了椿,站在屋顶上看起了好戏。

        “什么东西?”隔着床单,椿疑惑地望着真昼,随即他突然意识到自己现在身上套着床单,不禁起了玩弄之心。
        “是……什么呢?是鬼哦~”故意拉长着声音轻轻地说道,说完还加快速度向真昼奔过来。

         看着此时加速前进的白色物体(椿),真昼唯一的反应就是逃,颤抖着的双脚快速地,无目标地往家里的方向跑着,心里也怕得想要大叫。
        
        此时,椿也从窗户跳进屋里追了上去,一边怪叫着追赶起来,屋顶上的贝鲁琪雅看到这一幕也发狂地笑起来。
       就这样,贝鲁琪雅的笑声和椿的怪叫徘徊在真昼耳边使得真昼的脚步更加颤抖,之前因为夜盲的缘故已经跌倒了好几次,而现在则更加严重。

        家的周围徘徊着诡异的怪叫和笑声,里面还传来急促的脚步声,这是此刻走到家门口的小黑唯一的感受。

        因为跌倒的疼痛使得真昼的脚步慢了一些,身后的椿也更加接近。

        好的,还差几步,这样想着,椿边跨大步子边叫到:“追上了哦~”然后真昼一回头,就被椿扑到了地上,感受到了白色的物体在自己身上的触感,真昼已经怕到大叫了起来。

        “嘭”的落地声和真昼的惨叫也传到了小黑耳里,小黑心里顿时着急起来,边喊着真昼边踢开了门。

        然后走进家里小黑看到的景象是真昼满脸惊慌地被床单(?)扑倒在地上,眼角还夹杂着泪花。小黑此刻唯一的反应就是拎起床单扔出去。

tbc.

话说因为要考试有点忙了所以就先到这里~请见谅~

     
      
        
       

      

评论(5)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