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黑真】喜欢的意识(番外二)围裙地正确用法(中)

        回到家以后真昼立刻放好洗澡水催促着小黑去洗澡,另一边小黑像往常一样边抱怨着边走向浴室。          
        “咚咚咚”正当小黑准备走向浴室时,敲门声响起。
        “尼桑,救命啊!”伴随着敲门声响起的还有熟悉的求救声。

         “这个声音是……lawless桑!”
         “合不来啊,那么晚还来绝对没有什么好事。”
         “那么晚来应该是有急事吧,小黑真是的,不许嫌麻烦,要有个哥哥的样子啦!”
          “哥哥什么的真是合不来啊,喂,真昼,别打开门啊。”

        在小黑的万般阻止下,真昼还是去开了门。
        “太好了,终于得救了。”一打开门,就看到lawless欠揍的笑脸(小黑认为)。

        “那么晚还来干什么,没什么事的话就快点回去,合不来啊。”
        “尼桑不要那么无情嘛,好歹也是你可爱的弟弟在向你求救唉,不会是打扰到你和真昼了吧?”
        确实自己本打算洗完澡后与真昼打一会游戏,晚饭什么的吃杯面就好了,反正今天是周五,真昼就算抱怨也会同意的,这样想着小黑很耿直地嗯了一声。
        这个“嗯”却换来lawless关于尼桑真是有了媳妇(划掉)忘了弟的调侃和真昼莫名的脸红。
        
        看到真昼莫名的脸红(在小黑看来),小黑感到有点怪怪的,真昼怎么了?这个疑惑感使得小黑无视掉了lawless的调侃。
         而另一边的真昼脑内一直盘旋着刚刚小黑说过的话,虽然只有一个字,但这足以左右真昼的心绪,小黑刚刚的话是什么意思,难道小黑……不对!我在期待什么?今天感觉好奇怪。
      
        “尼桑不要那么生气嘛,我也是有急事才会来找你的。”最终,还是lawless打破了两个人沉默的局面,似乎以为小黑真的在为被打扰这件事而生气,lawless请求地语气变得认真。

        “不……不是这样的,小黑没有在生气啦,倒是lawless桑遇到了什么急事吗?”突然听到lawless认真地请求,真昼吓了一跳,连忙解释道。
        “呜呜呜……真昼,你这样我真是……啊!眼泪又流下来了,真奇怪。”
        看着lawless突然流下的眼泪,上一秒还担心着的真昼瞬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合不来啊,你这样超麻烦的。”小黑倒是很直接地说出了自己的嫌弃。
        “我……我也没有办法,自从失去了灰尘以后就变得这样怪怪的……”边哭着lawless回答了小黑。

         “你说利希特先生喝醉了酒以后走向了厨房?这有什么问题吗?”
         “问题可大了,上次利希特酱就因为喝醉酒把厨房给炸了。”
         “那这不就糟了吗!”
         “我突然开始庆幸真昼是主夫属性的了。”
         “对哦,如果是尼桑的eve喝醉了走向厨房的话,搞不好会做出一顿饭。”
        
         “你们那是什么鬼逻辑,还有不是要解决lawless桑的问题吗?从刚才开始话题就已经偏了吧。”

          “啊,对了,差点就忘记了!”
          “嘛嘛,会忘记就说明不是什么重要的事,那么快点回去吧。”
          “小黑你还没有放弃吗,真是的!话说利希特先生为什么会喝醉呢?”
          “这个嘛……那个……”
          “到底怎么了?”lawless的扭捏使真昼着急起来。

         “就是这个啦!”边说着lawless边丢出了一本杂志。

         “这……这不就是早上的……”这个熟悉的封面让真昼回想起了什么。
         “怎么了,真昼?”感到了真昼的慌乱,小黑担心地问道。

         “啊咧,尼桑的eve也知道吗?那这就好说了,今天我到书店去打工的时候店长就笑眯眯地塞给了我这本杂志,话说我看到封面上这种变态的行为其实不怎么想要,但店长那么热情的样子我也不好拒绝。”
        “啊,的确有点变态。”听到小黑对lawless的回应,真昼皱起了眉头。
        小黑原来讨厌这个吗?啊咧?为什么我有一种失落的感觉,难道我真的在期待什么吗?

        看到真昼皱起的眉头,小黑确定了什么,真昼很在意封面上这个吗?

        “所以天使酱就喝醉了吗?”
         虽然察觉到了什么,但小黑决定先不做声,淡淡地回应了lawless一句。
        “是啊,然后利希特酱看到了以后不知道为什么很不爽,死命地踢完我以后就疯狂地灌酒。”
         啊,这不就是恋爱吗?面对着情商堪忧的自己的弟弟,小黑感到有种深深的合不来的感觉。

         鉴于自己对于恋爱方面的问题没什么有用的建议,加上刚才真昼的反应也很担心,所以小黑拎着lawless就丢到门外,顺带一句:
        “恋爱问题什么的就自己解决啊,合不来啊。”

        “等……等一下,恋爱什么的”lawless的叫喊声使真昼从莫名的失落中回过了神。
        “唉,lawless桑人呢?话说小黑你不会把他赶出去了吧?这样真的没问题吗?”
        “没问题吧大概”
        “什么叫大概,小黑真是的!”

        “嘛,先不说这个,真昼很在意吗?刚刚那个。”边说着小黑慢慢走近真昼。
        意识到小黑提到的是什么,再加上小黑的逼近,真昼语气慌乱地开了口:
        “那……那个也不……我刚才很明显吗?”
        “嗯,眉头皱起来了。”

        “小黑讨厌吗?那个。”思索了半天,真昼问出了这么一句没头没脑的话,但这是他此刻很想知道的事情。

         这样写下去总感觉接下来的剧情要少儿不宜了~
       
       

        
         
    

         

       
       

        
       

评论(3)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