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关于更文的问题~

嘿~我胡汉三又回来了!~( ̄▽ ̄~)~

话说我高考成绩还没出来(눈_눈)

我现在心里紧张得要死

近期内噩梦缠身(ಥ_ಥ)

而且成绩6月22日才会出(ノಥ益ಥ)

所以可能在那时候才更文ヘ(;´Д`ヘ)

抱歉~

请假条

因为准备高考了
准备努力一把
所以请个假(好吧,之前因为懒也没怎么更)
所以很厚脸皮地跟大家请个假,不好意思

【德哈】小段子~

德哈交往前

路人 :“小马尔福他……”

哈利(气愤) :“哦,梅林,又是那个该死的马尔福!”

罗恩 : “就是,他可真讨人厌。”

德哈交往后

路人 : “嘿,你听说了吗?小马尔福……”

哈利(脸红): “哦,他们可真下流。”

罗恩 : “???”

【德哈】一个无标题的段子~

德拉科 : “哼,真是巨怪的脑子,就不知道挪一下你那尊贵的身体吗,居然被撞飞。”

哈利: “嘿,背不动的话我就下去,啰啰嗦嗦的烦死了。”

德拉科: “你敢!”

【德哈】

假设德哈吵架的场合~

德拉科的场合

德拉科 : “哦,梅林,我真是受够了,那癞蛤蟆一般的绿眼睛,那糟糕的格兰芬多品味,那该死的蠢疤头!”

卢修斯 :“所以,你迷途知返了吗?”

德拉科(脸微红): “不,我深陷其中……”

卢修斯: “……”

哈利的场合

哈利: “你不知道那个臭白鼬,自恋而且自以为是,什么高贵的斯莱特林绿,真不知道我们到底怎么熬过那么久,还有……(过了十几分钟)”

罗恩: “老兄,你那么想我真是太欣慰了,我想也许你们应该……”

哈利(看了一眼钟): “哦,梅林,都这个点了,我该回去做饭了,感谢你的倾听,罗恩,再见。”

罗恩: “……”


【德哈】what's happened?

○一个有标题的小段子~
○又名关于课堂上的年度大戏~( ̄▽ ̄~)~

斯内普 (严肃脸) : “所以说我们的救世主和他的格兰芬多小跟班们愿意与我们分享一下你们在魔药课上的交流成果(说的小话)吗?”

罗恩(气愤):“这不公平!明明那个该死的珀金孔雀也说了。”

赫敏(给了罗恩一个白眼):“我很抱歉,斯内普教授。”

斯内普(脸色变黑):“好吧,一分钟,希望我们的救世主波特先生遵守自己的承诺。”

波特(耳根发红):“……哦,好吧,我的回答是yes,德拉科。”

罗恩(一脸不情愿):“哦,该死!”

赫敏:“别冲动,Harry。”

德拉科(兴奋):“oh,yes!”

……

斯内普(???):“so……what's happened?”


【黑真】保持本性(一)

        你应该改变一下自己,至少是为了真昼,这是小黑和真昼又一次争吵,Lily忍不住郑重其事地对小黑说道。

        距离上一次的吵架过后,小黑又一次久违地离开了家门,但这并不是小黑在赌气,恰恰相反,赌气的那一方是真昼。

         不得不说,小黑与真昼的吵架十分有趣,前者是一脸在状况外的样子,与此相反,后者则激动得憋红脸,这一幕不知被大家调笑了多少次。

         “改变什么?”

         坐在柔软的沙发上,小黑依旧一副与真昼吵架时的呆愣表情,除了带有些许疑问的意味。

         “就是说改变一下自己身上的毛病,为了喜欢的人,也就是真昼。”看着小黑一副不开窍的样子,Lily无奈地解释道。

        在Lily说完以后,小黑一脸沉默,看上去像在沉思,但实则脑内一片空白。

         在Lily讲完这句话后,小黑感觉自己还没反应过来,说实在,他连真昼为什么生气都没搞懂,不过这也不能怪他,几千年的孤独加上本来就不怎么高的情商,所以每每真昼生气时,他只能呆愣在一旁。

        最后对话以Lily重重地叹气声结束,小黑一脸郁闷地走回家。

        虽然还在吵架,但家还是要回的,想起真昼最后皱着眉的气氛表情,一副要气哭的样子,虽然很可爱,但是果然不适合真昼,如果没有了那被自己称作打败病娇吸血鬼的阳光笑容的陪伴,油然而生的果然是满满的合不来的感觉。

        在真昼开门的一刹那,几乎是瞬间的,小黑脑中顿时闪过了许多Lily说过的话,那些自己半懂半不懂的,以及压根没懂的,一股脑地冲了出来。

         总的来说,搅在一团的结果就是……改变自己吗?这样真昼会高兴吗?小黑对这并没有多大的感觉,因为没做过,但是如果可以的话,想到真昼会恢复平常的温柔模样,而不是一副爱搭不理的样子,小黑突然开始跃跃欲试。

        打开门的真昼,没有了之前的冷漠,出乎意料的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但这并没有影响到小黑难得积极的心情,脑中关于真昼笑容的幻想甚至实体化到了现在真昼的脸上,小黑一反常态地回应了一句。

        一声我回来了伴随着自己微微上翘的嘴角,真昼握着门把手的手明显地抖了一下。

         接下来的一切也是如此。
  
        此时是在厨房,真昼现在的心情十分忐忑不安,而令他不安的源头正是此刻位于自己后方的小黑,很奇怪,从厨房……不!从小黑进门的那一刻就很奇怪。

        换作往常的话,当自己在厨房中的时候小黑绝对是在沙发上的,稍微后转头四十五度就可以看到小黑的脑袋,面朝厨房门口,懒懒地搭在沙发扶手上,虽然很没干劲,但是却让真昼感到意外的安心。

        然而那安心的四十五度角却被小黑环住腰部的手臂取代,真昼深知这是小黑和好的标志,但这一切来得是那么令人不知所措。

        小黑绝不是特别善变的人,所以这种上一秒还在生气,而下一秒就变了个样子的小黑令真昼感到措手不及,感觉自己仿佛遇到了假的小黑。

        大量的走神自然会导致失误,真昼脑内盘旋着种种想法的后果就是菜刀下鲜红的血。

        手指传来的一阵刺痛感将真昼的意识拉回厨房,啊,出血了,这是真昼的第一想法,然后一双稍大的一些的手挡住了真昼的视线。

        此时的真昼感觉自己活在梦里,他的身体坐在餐桌的座椅上,眼前是急救箱,而在急救箱旁忙碌着的是小黑!?

        笨拙地包扎着真昼受伤的手指,虽然很不熟练,但是从他不停调整创口贴位置可以看出小黑很认真,末了,小黑的手还轻扶上真昼受伤的手指,开口说了一句话,若不是小黑那熟悉的声线,真昼还以为自己认错了人。

         “小心点啊,真昼。”用手覆盖住真昼的伤口,小黑一脸郑重地开口道。

        之后发生的一切也真昼更加匪夷所思,小黑提起了菜刀,小黑在切菜,小黑……啊不对,小黑那是糖!

        所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小黑到底怎么了?躺在床上,真昼仔细回想着着刚从发生的一切,翻来覆去地陷入了失眠状态。

        而小黑这边倒是十分安心地睡着了,梦中浮现了真昼平日的微笑,嘴角罕见地翘起了一个不宜察觉的弧度

       【真是急躁的sleep ash呢~】扯着小黑的嘴角,内心世界的小黑猫说道。

        

        

假如 德哈 和 bipper 在同一个地方举行婚礼

突如其来的一个小脑洞,可能有点ooc

         Bill (以等腰三角形的姿态挂在 dipper 头发一侧) :“oh,小松树,你会发现选择我在你身边是多么明智,你瞧,至少不会像那个愚蠢的小少爷,用那么多笨重繁琐的饰品宣誓自己的主权。”
      
          Draco (便将莱斯特林色调的发带系在 harry 头上边向 dipper 的方向瞥了一眼 ) :“波特,你应该因为选择我而感到荣幸,至少马尔福的礼仪不会允许你头顶着一块玉米片独自站在那么重要的场合。”

         Harry(用力揪着 draco 打着格兰芬多色调的发带的辫子) :“oh,嘘~别说得那么大声,赫敏说他也许逝去了爱人,他头上的物件也许是对恋人的缅怀。”

         Draco(与 harry 紧贴着额头):“哦,该死的圣人情怀,可我就是爱惨了它。”

          Bill:“……”

          Dipper(努力憋笑)

【黑真】保持本性

        你应该改变一下自己,至少是为了真昼,这是小黑与真昼又一次争吵,Lily忍不住郑重其事地对小黑说道。

        距离上一次吵架过后,又一次小黑久违地独自离开了家门,但这并不是小黑在赌气,恰恰相反,赌气的那一方是真昼。

        不得不说,小黑和真昼的吵架十分有趣,前者是一脸状况外的表情,而后者则激动得憋红脸,这一幕不知被大家调笑了多少次。

        “改变什么?”

        坐在柔软的沙发上,小黑依旧一副与真昼吵架时的呆愣表情,除了带有些许疑问意味。

最近感觉自己有些懒(눈_눈)~
为了下定决心,我决定先把开头放出来,以激励自己晚上开写~

顺便预告一下另一篇文《放学后的冰淇淋》~
        

        

        

【黑真】黑真小脑洞(下)

突然冒出的一个小脑洞~
*关于如果真昼看到小黑几千年前居住的地方会怎么样的幻想~

*关于小黑住处的描写是自己想象的~

*一如既往会甜甜腻腻的黑真两只~

*顺便开起了车(ಡωಡ)

       把柔软的毛巾放在头顶上,沿着发旋随意地擦拭着,隔着毛巾,一阵阵沐浴过后的温热感传到指尖。

        “小黑的房间还真大呢。”一边替自家servamp兼恋人擦拭着头发,真昼一边感叹道。

        突然,带着沐浴露香味的蒸汽袭至鼻尖,一具温热的躯体向自己的方向倾斜,结结实实地落在自己肩膀处,刚在闭着眼睛悠闲享受着真昼居家服务的小黑小幅度地微微睁开眼,一小抹深红自睫毛处绽开,在烛台微小的光芒下显得十分朦胧。

         “所以说也没什么特别的。”将全身的重量倚靠在真昼身上,小黑缓缓开口道。

        “小黑,头发还没干不要随便往后靠,我的衣服都湿了。”

       胸前一大块衣服被小黑还未干的头发沾湿,布料贴在皮肤凉凉湿湿的不适感令真昼忍不住抱怨了几句。

         “那正好适合干一件事情呢。”转过身凑近真昼,直直地看着真昼发亮的眼眸说道。

        不出意料地看到真昼的脸染上一层红晕,就如刚刚从浴室出来时一样,只不过前后原因大不相同。

        “这样的话就又要重新再洗一次澡了。”虽然知道小黑在开自己玩笑,但长期养成的习惯还是令真昼忍不住脱口回嘴道。

         “那就是说mahi mani愿意吗?嘛,反正到后面真昼总会累得很快睡着,这种合不来的事就不用在意了。”刚说出口真昼便感觉自己有一种被下套的感觉。

          【中间的肉在评论处~】

        浴室里,因为缠绵过后再次清洗的两个人,窝在大理石的浴缸里,小黑从身后环住真昼的腰,细细地清洗着,仿佛忘记了自己刚刚随便应付清洗善后的话题时的样子。

        “小黑之前住在这的时候都在干什么呢?”放任自己的身体靠着小黑,真昼开口道,元气的声音因为刚才的缠绵而变得沙哑。

         “哈?吃饭睡觉什么的,大概就是这样。”

         “在这么大的房子里?”

          “啊……”真昼的问题总是那么猝不及防,但总能击中小黑心中所想,呆呆地应了一声,小黑不知道该说什么,感到心里很空什么的这种话和自己一点也合不来,但是在遇到真昼后又确实真切地感觉到了之前自己的寂寞。

         “我很感谢小黑呢。”转了个身,真昼面向小黑说道。

        真昼的感谢也如问题一样猝不及防,让小黑有点反应不过来。

         “我在没遇到小黑以前也是一样的,自己一个人吃饭睡觉什么的,虽然是和叔叔在一起住,但是因为他工作很忙不能在家所以很寂寞呢,所以我很感谢小黑的到来。”不顾小黑的呆愣,真昼再次开口说道。

        听到真昼的回答后,小黑的手便将真昼紧紧抱住,感受到真昼抚上自己后背的手,他才凑近真昼耳边说道:

        “真昼觉得这里怎么样?”他现在急切地想知道这个答案,就在真昼坦率地直言自己的寂寞时,他知道自己想知道的并不仅仅是很大很豪华这类片面的评价。

         “知道小黑的更多感觉很高兴,很喜欢。”

        感到心中一瞬间被甜蜜占满,是那种六月时采取酸甜树莓裹上蜂蜜奶油搬的甜腻感,在真昼说出这句话的那一刻,幸福的感觉溢满全身。

       于是,朦胧的烛灯下,满是水雾的浴室里,两个身影再次交缠在一起,分享着甜蜜的吻。